2020年肺癌诊疗年终盘点之EGFR通路篇

新辅助治疗领域

今年,EGFR新辅助治疗领域有两个重磅研究均公布了研究结果:ADJUVANT研究的最终OS数据及ADAURA研究的首次数据分析,结果一优一喜。

今年ASCO年会,ADJUVANT研究的最终OS显示,经过中位76.9个月的随访后,靶向治疗组和化疗组的中位OS分别为75.5个月和79.2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尽管靶向和化疗组的中位DFS分别为28.7个月和18.0个月,差异巨大,但DFS的巨大差异并未转化为OS的获益。一代药物在术后辅助治疗领域的地位尚需要进一步探索。目前,我国学者发起的EVAN研究的最终OS数据尚未公布,与ADJUVANT研究不同的是,该研究仅入组IIIa期患者,通过分期对患者进行高度选择的方式能否给患者带来OS的获益尚不明确。

尽管一代药物研究的OS数据并未达到统计学差异,但三代药物在术后辅助治疗中却迎来突破性进展。ADAURA研究探索了三代药物在术后辅助治疗中的地位,该研究与ADJUVANT研究不同的是,研究允许患者接受化疗后入组,因此其对照组为安慰剂,同时治疗持续时间由ADJUVANT研究的2年延长为3年,并且该研究纳入了具有高危因素的Ib期患者。由于患者获益明显,研究被提前两年终止。三代药物组和安慰剂组24个月的DFS率分别为90%和44%,HR=0.17,即疾病复发风险降低83%。两组中位DFS分别为未达到和19.6个月,生存曲线在早期即呈现明显分开。不同期别的患者均可以从三代药物治疗中获益:Ib期、II期及IIIa期患者的HR值分别为0.39、0.17和0.12;19DEL和21L858R突变的患者,HR值分别为0.12和0.31;接受过术后辅助化疗和未接受术后辅助化疗的患者,HR值分别为HR=0.16和HR=0.23。同时,三代药物还可以显著降低颅内复发或转移的风险,24个月时,三代药物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98%和85%的患者仍然存活且没有中枢神经系统相关的疾病,HR=0.18,即三代药物可降低颅内转移风险或复发风险达82%。尽管治疗时间较长,但三代药物展现了良好的安全性,3度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20%和13%。

新药物带来新选择

新型三代药物的研发虽然已经过了初始的狂欢时期,但是,今年仍然有三款极具应用前景的三代药物公布了研究数据。

Nazartinib(EGF816)的疗效这款名为Nazartinib(EGF816)的三药物的I期研究数据于今年1月15日在线发表于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杂志。在这一开放标签的1/2期多中心临床研究中,患者接受75mg至350mg等7个不同剂量组的药物。整个研究队列的ORR为51%,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11.0个月,中位PFS为9.1个月,12个月的PFS率为41%,携带19del+T790M及21L858R+20T790M突变患者的中位PFS分别为9.6个月和7.2个月。

伏美替尼(即原艾氟替尼)

而另一款国产三代药物——伏美替尼(即原艾氟替尼)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这同样是一项I期剂量爬坡及II期队列扩展的桥接试验。剂量爬坡阶段研究者评估的整体ORR为50.0%,DCR为85.7%。剂量扩展阶段,研究者评估的ORR为76.7%,DCR为82.8%,240mg的高剂量似乎并未带来客观反应的进一步提高。中位反应持续时间未达到,中位PFS为11.1个月。同时,该药还显示了较好的入颅脑的效果,17例存在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中,独立评审委员会评估的ORR和DCR分别为70.6%和88.6%,中位反应持续时间和PFS分别为8.4个月和9.9个月。

阿美替尼

今年AACR年会,阿美替尼治疗继发性T790M突变的晚期NSCLC的II期临床研究(APOLLO研究)数据公布。这项研究共纳入36个中心的244例患者,中位期11.8个月的随访后,全组患者的ORR 为68.9%,DCR 为93.4%。中位PFS和反应持续时间分别为12.3个月和12.4个月。颅内ORR和DCR分别为60.9%和91.3%。基于这项研究结果,目前,阿美替尼已经被批准后线治疗携带T790M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成为继奥希替尼后的又一治疗选择。

老研究、新数据

今年,众多大型研究陆续公布了其更新后的数据及探索性研究的数据。而这些数据的公布,将会为治疗策略的优化提供宝贵的前瞻性数据支持。

WJTOG3405研究的OS数据公布

WJTOG3405研究是奠定一代EGFR-TKI标准一线治疗地位的关键研究之一,首次PFS分析结果显示,一线使用吉非替尼的PFS为9.2个月,优于化疗的6.3个月(HR=0.489)。更新后的数据发现,两组的中位OS分别34.9个月和37.3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多因素分析发现,术后复发的患者与较好的预后有关。在吉非替尼组,术后复发和非术后复发患者的中位OS分别为44.5个月和27.5个月(HR=2.317, P=0.0014);而在化疗组,术后复发和非术后复发组的OS分别为45.5个月和32.8个月(HR=1.882, P=0.0219)。突变类型并不会显著影响患者获益。携带19DEL及21L858R突变患者的OS分别为37.3个月和34.4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HR=0.920, P=0.639)。吉非替尼续贯化疗和化疗续贯吉非替尼的患者,OS分别为33.1个月和37.9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HR 1.431, P=0.0723)。

NEJ-26研究的OS数据公布

NEJ-026研究比较了对于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在标准厄洛替尼治疗的基础上进一步联合贝伐珠单抗能否给患者带来进一步获益,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6.9个月和13.3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但今年ASCO年会公布的数据显示,PFS的获益并未转化为OS的获益。更新后的数据显示,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的OS分别为50.7个月和46.2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HR=1.0),两组的PFS2分别为28.6个月和24.3个月,差异同样无统计学意义(HR=0.80)。这一研究的最终结论与前期JO25567研究几乎一致。此外,今年ASCO年会的公布的纳入5项前瞻性研究、共计1230例患者的Meta分析发现,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改善患者的PFS(HR=0.59, P=0.00001),但PFS的获益并未转化为OS的获益 (HR=0.90, P=0.45),同时两种治疗策略的ORR无差异。

AURA-3研究的OS数据

AURA-3研究奠定了奥希替尼后线治疗携带EGFR T790M突变患者的标准治疗地位,其PFS约为10个月,优于化疗的4.4个月。今年,Annals of Oncology杂志公布了最终的OS数据。最终数据截止时,奥希替尼组和化疗组分别有279例和136例患者纳入分析,73%的接受含铂双药化疗的患者进展后,交叉接受奥希替尼治疗。

两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23.5个月和20.3个月。奥希替尼组和化疗组的中位OS分别为26.8个月和22.5个月,HR=0.87,P=0.277,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两组12个月OS率分别为83%和78%,24个月OS率分别为55%和43%,36个月OS率分别为37%和30%。这提示我们,对于携带继发性T790M突变的患者,使用化疗或靶向治疗的顺序不会影响患者最终的长期预后。

FALUCA研究的OS数据公布

呋喹替尼是一款针对VEGFR1/2/3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前期II期临床研究发现,氟喹替尼单药3线治疗晚期NSCLC可以延长PFS(3.8m vs. 1.1m),近期,Lung Cancer杂志公布的最终OS数据发现,这一PFS的获益并未转化为OS的获益。

这项研究中,共计527例患者接受随机化,氟喹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17.3个月和16.3个月。呋喹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OS分别为8.9个月和10.4个月。

联合治疗,大势所趋

在2021年第1版NCCN指南中,一代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已经被纳入指南且推荐级别有所升高。目前,在EGFR这条通路,已经有了多款一代/二代/三代药物,因此,合理的联合治疗是优化治疗策略的常见手段,今年也有众多新的研究数据公布,但喜忧参半。

EGFR-TKI+放疗

晚期肺癌中,通过局部治疗对寡病灶的有效控制可以改善患者预后。根据疾病发展的过程,寡病灶可分为寡转移(基线即存在的转移灶)、寡残留及寡进展。今年的几项研究,为局部治疗手段处理寡病灶提供了依据。

寡残留:接受EGFR-TKI治疗后,若患者病灶退缩不明显,形成寡残留状态,给予局部治疗能否改善患者预后呢?今年,Lung Cancer杂志发表的ATOM研究结果支持这种做法。这项研究入组EGFR-TKI治疗3个月后存在寡残留的患者,寡残留定义为病灶数目≤4个,符合入组标准的患者接受放疗或手术治疗作为局部治疗的手段,局部治疗结束后继续进行TKI治疗直至疾病进展。这项II期临床研究虽然因入组缓慢而被提前关闭,从已经入组的数据来看,接受局部治疗组的PFS达到15.2个月,OS达到43.3个月,更重要的是,无患者出现SABR治疗相关的3度及以上不良反应。

寡转移:对于基线就存在寡转移的患者,今年,中国学者发起的SINDAS研究则再次为联合局部治疗提供了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这项研究纳入转移灶个数≤5个且无脑转移的患者接受局部治疗,所有寡转移病灶均需要接受放疗。中位19.6个月随访后,单药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的PFS分别为12.5个月和20.2个月,疾病进展风险降低39%,OS分别为17.4个月和25.5个月,疾病死亡风险降低32%,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两组之间不良反应发生率相似。

吉非替尼+奥希替尼

今年ASCO年会公布了一项极有意思的联合研究设计——一代药物吉非替尼联合三代药物奥希替尼治疗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这项I/II期临床研究包括剂量爬坡和队列扩展两部分,基于I期剂量爬坡推荐的吉非替尼和奥希替尼的治疗剂量均为两款药物的全剂量。患者的ORR为82.5%,中位14.8个月的随访后,中位PFS尚未达到。3度级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为皮疹(3.7%),腹泻(11.1%)及皮肤干燥(0%)。

三代药物+血管靶向治疗

当一代EGFR-TKI与血管靶向的联合治疗已经有了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的时候,三代药物奥希替尼联合血管靶向治疗也开展了相关探索,研究结果于今年5月份发表于JAMA Oncology杂志。共有49例患者入组,II期患者均接受奥希替尼和贝伐珠单抗的全剂量治疗(80mg,口服,每日一次和15mg/kg,每3周一次),患者12个月PFS率为76%,中位PFS为19个月。ORR为80%(39例PR和9例SD),DCR为100%,6例有脑转移且病灶可评估的患者,颅内的ORR达到100%(4例PR和2例CR)。患者中位OS尚未达到,1年OS率为89%。目前,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正在开展。

除了联合贝伐珠单抗外,三代药物联合另一款血管靶向药物——雷莫芦单抗后线治疗晚期NSCLC患者的研究同样公布了相关数据并发表于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杂志。基于I期剂量探索,患者后续的给药剂量确定为雷莫芦单抗10mg/kg,每两周给药一次,联合奥希替尼80mg,口服,每日一次。从安全性来说,3度及以上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发生率在有脑转移和无脑转移的患者分别为33%和20%,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6%,并导致两例患者出现死亡。全组患者确认的ORR为76%,DCR为92%,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13.4个月。基线有脑转移和无脑转移的患者,ORR分别为87%和60%,DCR分别为87%和100%。全组患者的中位PFS为11个月,6个月、12个月、24个月的PFS率分别为67%、50%和20%。基线有脑转移和无脑转移的患者,中位PFS分别为14.7个月和10.9个月。中位OS尚未达到。6个月、12个月、24个月的OS率分别为84%、76%和52%。

联合小分子血管靶向治疗——未来的曙光?

尽管一代EGFR-TKI联合大分子贝伐珠单抗遭遇滑铁卢,OS结果为阴性,但是,联合小分子血管靶向药物却展示了极好的前景。在一项纳入60例患者的I期临床研究中,安罗替尼联合厄洛替尼的ORR达到91.1%,DCR达到100%,20个月PFS率为56.75%,中位PFS尚未达到;联合阿帕替尼也可将疾病进展风险降低30%。目前,多个探索一代EGFR-TKI联合小分子血管靶向治疗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强强联合的滑铁卢

虽然联合治疗是目前临床研究领域的热点,但并不是所有的联合治疗都取得出色的结果,部分联合治疗策略,不仅未能提高疗效,反而增加了不良反应。

EGFR-TKI联合PARP抑制剂

前期研究发现,较低的BRCA1基因mRNA水平和接受厄洛替尼治疗后较好PFS有关,因此,理论上讲,PARP抑制剂可提高EGFR-TKI的疗效,但今年,Lung Cancer杂志发表的一项II期临床研究却并不支持这一基础研究发现。这项名为GOAL的II期随机对照研究共纳入182例患者,结果发现,单药组和联合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0.9个月和12.8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HR=1.38,P=0.124),两组OS分别为23.1个月和23.3个月,同样无统计学意义。而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提高了接近10个百分点。

EGFR-TKI联合免疫治疗

免疫治疗与靶向治疗分别代表了驱动突变阴性和阳性患者的突破性治疗手段。但是,两者“强强联合”时,却“王者变青铜”。今年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杂志发表了一项探索性研究,该研究探索了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一线给予吉非替尼联合Durvalumab的疗效及安全性,这项I期、开放标签的多中心临床研究共纳入56例患者,给予全剂量两款药物治疗,结果发现,患者的ORR为63.3%,中位PFS为10.1个月,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9.2个月,在数据上与EGFR单药相似,但35%的患者出现肝功能受损并导致治疗终止。

EGFR-TKI联合EGFR抗体

阿法替尼是一款泛HER2抑制剂,西妥昔单抗是一款针对EGFR的单克隆抗体,今年10月份,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两者联合增毒不增效。

这项II期临床研究中,共计168例患者接受治疗,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1.9个月和13.4个月,HR=1.01,P=0.94,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其他主要疗效参数,两组之间的差异同样无统计学意义:中位至治疗终止时间分别为12.7个月和12.2个月,HR=0.90,P=0.54;两组1年累计颅脑进展率分别为8%和14%;1年系统进展率分别为46%和34%;两组的ORR分别为67%和74%;中位至反应出现时间分别为2.0个月和1.94个月,反应持续时间分别为9.4个月和11.3个月;两组2年OS率分别为67%和70%。

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

今年ESMO年会,来自日本的学者公布了奥希替尼±贝伐珠单抗在携带获得性T790M突变患者中的疗效及安全性,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联合治疗效果更差。在这项研究中,中位PFS在联合治疗组和单药奥希替尼组分别为9.4个月和13.5个月(HR 1.44, P=0.20),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将疾病进展风险提高接近1.5倍,两组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和22.1个月(P=0.96),仅ORR在联合治疗组更优,两组分别为68 %和54%。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目前尚不得而知。

EGFR-TKI联合化疗

NEJ-009研究发现,一线EGFR-TKI治疗的基础上进一步联合化疗不仅仅可以改善患者的PFS,同时可以将这种PFS的获益转化为OS的获益。但今年发表于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杂志的一项II期临床研究的最终OS分析,却并未发现这一规律。这项II期、多中心研究、开放标签的随机对照研究共纳入195例患者接受随机化,更新后的PFS分别为16.2个月和11.1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R=0.67, P=0.009),但是,与联合血管靶向治疗一样,这一PFS的获益未转化为OS的获益,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的OS分别为43.4个月和36.8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HR=0.77, P=0.105)。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最常见的3度及以上不良反应分别为乏力(5.6% vs. 0),口腔黏膜炎(4% vs. 0),厌食(4% vs. 0),痤疮痒皮疹(1.6% vs. 1.5%)和甲沟炎(1.6% vs. 0)。

特殊人群的治疗

6.1 高龄人群

在临床试验中,高龄患者往往被排除入组,导致这部分患者的用药依据往往不足。今年5月,《JAMA Oncology》发表的一项研究分析了高龄患者接受减量(100mg)厄洛替尼的疗效及安全性。这项单臂、II期、前瞻性临床研究共纳入80例患者入组,患者中位年龄80岁,已经超过临床试验中通常规定的75周岁的上限。全组患者的ORR为60%,DCR为90%,全组人群的中位PFS为9.3个月,中位OS为26.2个月,数据均与非高龄患者接受全剂量厄洛替尼的疗效相似。安全性方面,14例患者出现3度及以上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这项研究提示我们,对于高龄患者,给予减量的厄洛替尼治疗是安全、有效的。

6.2 脑膜转移

脑膜转移一直被认为是灾难性的,这部分患者不仅治疗效果差,同时患者症状明显,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即使有靶向治疗的加持,患者的预后仍然不能令人满意。今年,几项前瞻性研究,尤其是涉及三代药物的研究为这部分患者的治疗带来了希望。

在一代EGFR-TKI治疗方面,The Oncologist杂志发表了一项厄洛替尼治疗脑膜转移患者的前瞻性II期临床研究。17例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位PFS和OS仅为2.7个月和4.0个月。和既往研究数据相似,这提示一代EGFR-TKI入颅脑效果不佳,对脑膜转移的患者无法有效控制。

既然一代药物效果不佳,那三代药物效果如何呢?今年4月,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杂志公布了AURA-LM的结果,分析了标准剂量的奥希替尼治疗脑膜转移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结果发现,患者的ORR为55%,中位PFS和OS分别为11.1个月和18.8个月,尽管这一数据在数值上来说,与无LM转移的患者仍然有差异,但这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选择。

那么,奥希替尼加量能否给患者带来进一步获益呢?10月31日,Annals of Oncology在线公布了一项II期临床结果,探索了奥希替尼160mg治疗BM和LM的患者,LM组共计入组40例患者,患者的中位PFS和OS分别为8.0个月和13.3个月,这一数据和BLOOM研究的结果基本一致(PFS和OS分别为8.6个月和11.0个月),这提示,奥希替尼加量治疗脑膜转移的患者并无太大的意义。有趣的是,在几乎同时发表于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杂志的另一项研究则发现,T790M突变阴性的脑膜转移的患者接受奥希替尼治疗也有疗效。这项回顾性研究共入组了351例脑膜转移的患者。T790M突变阳性和阴性的脑膜转移患者,中位OS分别为10.1个月和9.0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6.3 T790M突变阴性

早在AURA1研究中,61例T790M突变阴性的患者接受奥希替尼治疗观察到了奥希替尼在这部分患者中的轻度疗效。今年,部分研究则提供了进一步数据。在Nazartinib(EGF816,一款新型三代EGFR-TKI类药物)的I期研究中,11例T790M突变阴性的患者,结果发现,3例患者疗效评估为PR,5例患者疗效评估为SD,整体ORR和DCR分别为27.3%和72.7%,而Lazertinib的1-2期临床研究中,19例T790M突变阴性的患者,ORR达到37%。而今年,Lung Cancer发表的TREM研究则是迄今为止最大样本含量的分析。这项研究共纳入199例患者,分别有60%(120例)和26%(52例)的患者T790M突变为阳性和阴性,虽然阳性患者比阴性患者的疗效更好,但阴性患者的数据同样令人激动。T790M突变阳性和阴性患者的ORR分别为60%和28%(P=0.001),PFS分别为10.8个月和5.1个月(P=0.007),OS分别为22.5个月和13.4个月(P=0.002)。这提示我们,即使对于T790M突变阴性的患者,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三代药物也可以作为一种尝试。

6.4 少见突变的治疗

今年关于少见突变的治疗虽然缺乏前瞻性数据,但随着靶向药物在临床应用的逐渐普及,基于真实世界中的超大样本含量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不足。今年,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杂志发表了阿法替尼治疗非经典突变的真实世界研究,这项研究纳入了近700例患者,是目前为止样本含量最大的数据。研究根据突变类型分为以下5种:携带T790M突变;2、携带20插入突变;3、主要少见突变,包括G719X、L861Q和S768I突变,联合或不联合除T790M及20插入的其他突变;4、复合突变;5、其他突变。结果显示,在315例未经过TKI治疗的患者中,阿法替尼治疗主要少见突变、复合突变、其他少见突变,某些20插入突变的ORR分别为60.0%、77.1%、65.2%和24.3%,中位至治疗失败时间分别为10.8个月、14.7个月、4.5个月和4.2个月,中位DoR分别为17.1个月、16.6个月、9.0个月和11.9个月,这为阿法替尼治疗非经典突变提供了更加详实的数据。

EGFR第20外显子插入突变一直是临床治疗的难点,从今年公布的几项研究来看,这一突变的治疗目前正在迎来改变。今年ESMO年会公布了TAK788治疗这一突变的疗效及安全性。研究共纳入28例患者,全组患者的ORR为43%,DCR为86%,中位响应持续时间为14个月,中位PFS为7.3个月,12个月PFS率为33%,不同插入类型的患者对TAK-788均有响应。而波奇替尼治疗这部分患者的样本含量则相对更大,研究共纳入90例患者,中位治疗线数为两线,患者的ORR为35.1%,DCR为70%,中位PFS为5.5个月,14例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ORR为28.6%。

三代药物加量同样展示了一定的治疗效果。这项研究共纳入21例患者,给予加量的奥希替尼治疗后,患者的ORR和DCR分别为25%和60%,中位PFS为9.7个月,是目前为止获得的最好的PFS的数据。

除此以外,两款抗体偶联药物——JNJ373同样展示了非常好的应用前景。JNJ373是一款针对EGFR-MET的双特异性抗体,从I期的数据来看,该药治疗携带20插入突变患者的ORR为36%,临床获益率(PR或SD超过11个月)为67%,中位PFS为8.3个月,3度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6%。

小结

笔者认为,今年在EGFR这条通路的最大突破来自靶向的术后辅助治疗,其次,众多研究更新后的OS数据为争论不休的治疗策略选择问题带来了更加全面和客观的诊疗依据。目前,在EGFR这条通路,一代/二代/三代药物的单药及联合应用均建立了成熟的诊疗模式,但是,目前在以下治疗领域,循证医学证据相对不充分:1、三代药物一线联合化疗。目前,FLAURA-2研究正在进行中,从今年ESMO-Asian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一联合治疗显示了良好的耐受性,但长期获益不明确;2、TKI诱导治疗。目前,TKI类药物诱导治疗的疗效及安全性上缺乏大样本数据;3、三代药物耐药后的治疗选择。目前,化疗是最常见的治疗选择,尽管针对MET突变等有了相应的治疗药物,但整体治疗效果并不令人满意,从目前来看,抗体藕连药物因为不基于突变特点选择治疗人群,应用前景值得关注。期待在未来,这些问题可以被逐步解决。

展开阅读全文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2020年肺癌诊疗年终盘点之ALK通路篇

下一篇

肺癌新辅助治疗后切除标本病理评估的IASLC多学科建议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返回顶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