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MRD的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

MRD(Minimal Residual Disease),即微小残留病灶,当肿瘤患者接受了手术以及辅助治疗等根治性治疗之后,体内可能还存在少量肿瘤细胞会进入血液,肿瘤细胞释放出肿瘤循环DNA(ctDNA),对患者进行术后或治疗后的ctDNA检测。MRD阳性意味着癌症治疗后血液中可检测到来自肿瘤的DNA(发现癌细胞,癌症治疗后残留的癌细胞会变得活跃并开始繁殖,导致疾病复发);阴性结果表示癌症治疗后未检测到残留(剩余)病灶。实体肿瘤领域,基于ctDNA指导的MRD,优于传统的临床或影像学方法鉴定出有肿瘤复发的患者。

共识一:MRD的概念

1. 肺癌分子残留病变,指的是经过治疗后,传统影像学(包括PET/CT)或实验室方法不能发现,但通过液体活检发现的癌来源分子异常,代表着肺癌的持续存在和临床进展可能;

2. 肺癌分子异常:指的是在外周血可稳定检测出丰度≥0.02%的ctDNA,包括肺癌驱动基因或其他的Ⅰ/Ⅱ类基因变异。

| 共识二:MRD检测的基本技术要求

1. MRD检测的基本技术,包括Tumor-informed assays(个体化定制)和 Tumor agnostic assays( NGS panel和多组学技术),目前均处在探索阶段,需要前瞻性研究确定其敏感性、特异性和预测价值;

2. 采用二代测序技术(NGS),所选的多基因 panel中必须覆盖患者Ⅰ/Ⅱ类基因变异,基本技术标准是可稳定检出丰度≥0.02%的ctDNA;

3. 驱动基因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MRD的分子panel应包括该驱动基因;

4. MRD评估报告中必须包括cfDNA丰度, ctDNA丰度,所检测基因VAF值;

5. 需要建立针对免疫治疗的MRD标准。

| 共识三:可手术早期肺癌MRD的应用

1. 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根治性切除术后,MRD阳性提示复发风险高,需进行密切随访管理。建议每3~6个月进行一次MRD监测;

2. 建议基于MRD开展可手术非小细胞肺癌的围术期临床试验,尽可能提供围术期精准治疗方案;

3. 建议分别探索MRD在驱动基因阳性和驱动基因阴性两种类型患者中的作用。

| 共识四: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MRD的应用

1. 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根治性化放疗后完全缓解患者,建议检测MRD,有助于判断预后和制定进一步的治疗策略;

2. 建议开展基于MRD的化放疗后现固治疗的临床试验,尽可能提供精准的巩固治疗方案。

| 共识五:晚期非小细胞肺癌MRD的应用

1.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目前缺乏针对MRD的相关研究;

2.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系统治疗后完全缓解患者,建议检测MRD,有助于判断预后和制定进一步的治疗策略;

3. 建议在完全缓解患者中开展基于MRD的治疗策略研究,尽可能延长完全缓解持续时间,使患者能最大获益。

二、肺癌MRD未来研究方向

与其说,各位临床专家、药厂和基因检测达成了“肺癌MRD的检测和临床应用共识”,倒不如说本共识为大家指明了肺癌MRD为来的研究方向,因为目前刚刚揭开MRD的面纱,现阶段能够确定的方面少,待解开和研究的问题多,如:

  • 采用何种研发策略:Tumor-informed assays(个体化定制)还是Tumor agnostic assays( NGS panel和多组学技术)?
  • 采用多大的基因检测panel?
  • 驱动基因阳性和阴性两类MRD的作用是否相同?
  • MRD对术后辅助治疗决策的指导?
  • MRD对免疫治疗方面是空白的,需要建立标准等等。

三、国内MRD研究现状

目前MRD在晚期肿瘤用药指导方面的应用已经趋于成熟、在早期肺癌的术后复发风险评估和辅助治疗方面处在即将爆发阶段、在肺癌的早筛早诊方面初步探索阶段。

展开阅读全文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上一篇

食管癌切除术后膈疝的发生率及危险因素

下一篇

The Role and Impact of Minimal Residual Disease in NSCLC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返回顶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